教育战疫与博弈:2亿学生和20万机构线上迁徙以后
  • 系统管理

  • 新冠疫情这只黑天鹅,彻底搅乱了教育培训的湖面。

    学校接上网线,老师变身主播,全国2亿多学生展开了规模宏大的线上迁徙。教培机构也深受影响,全国20多万家教培机构相继转型线上求生。

    在局外人看来,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线上迁徙。但如果跳入圈内,可以看到其中的参与者,从产业链最上游的供应商,到学校和机构,再到学生和家长,相互之间都在战疫和博弈。

    互联网大厂在跟教育巨头博弈;数十万家教培机构在跟技术供应商博弈;上亿的学生和家长在跟学校和机构博弈……

    疫情结束,博弈终止,谁会是笑到最后的赢家?

    01

    技术博弈:2亿学生和20万机构线上迁徙以后


    供需平衡被打破,新冠疫情让“直播平台”成为“口罩式的刚需”。

    “停课不停学”的口号传入到学校和机构的耳朵里,2亿多学生和20多万机构,展开了轰轰烈烈地线上迁徙。

    众多流量瞬间涌进供应商的“直播平台”,最直接的后果就是“崩盘”。

    1月29日,ClassIn崩了;2月3日,钉钉瘫痪了;2月5日,好未来直播云也宣布停服半天…

    根据这些企业回应。ClassIn是瞬间涌入了30万学生,是平时的10倍,企业方紧急扩容了100倍,还要到三天后才逐渐恢复平稳。钉钉是线上开工第一天,超过 1000 万家企业同时使用视频会议,于是网络出现了限流式瘫痪。好未来直播云,多次调整并发流量目标。

    一位直播平台负责人表示:“谁的速度越快,谁的系统越稳,谁就能拿下更多的客户和信任。”

    换句话说,就是拼技术。只是硬拼么?这里面也有策略选择,有人重压ToC,有人专切ToB,有人深入ToG……

    先看ToC领域。疫情发生后一周,新东方将87所分校、子公司,接近 200万人次学生全部转移到了线上。除了自救,新东方、好未来、网易有道等企业,还第一时间站出来免费捐赠网课,甚至掀起一波在线教育“免费潮”。

    再看ToB战场。好未来教育开放平台率先启动“避风港计划”,免费对全国线下培训机构开放线上直播授课解决方案直播云。此外,爱学习的“天空之城”,外教易的“暖春计划”,腾跃的“诺亚方舟”,ToB类的教育企业相继推出各自的帮扶计划。

    最后看TOG战场。这个原本半透明的校内市场,开始积极拥抱社会上的企业力量。其中,最火的莫过于被小学生们“打了一星”的钉钉。好未来的“智慧教育”也有不错的表现,据称该平台直播课堂峰值在线人数达40万人。

    在这场技术博弈中,有三家企业脱颖而出,分别是“一星好评”钉钉,“百倍扩容”翼鸥,“三方作战”好未来。其中,钉钉是 2G2C,翼鸥是2B2C,好未来则是既2G2C又2B2C还直接2C。
    02

    心理博弈:困扰70%的教培机构和50%的学生家长  

    因为“停课不停学”,公立校领域的2亿多学生几乎都在网课学习。但在教育培训领域,只有30%的线下教培机构完成了线上转型,不超过50%的学生家长选择了付费的在线教育。

    如果说供给端是技术博弈,那么在需求端,更多的是心理博弈。

    疫情首先考验着70多万线下教培机构。

    积极转型线上,还是线下维稳?这是疫情发生后,教培校长在社群里讨论最多的话题。

    因为每个机构的规模大小、团队基因、抗压能力都不一样,自然也就没有绝对的答案。但可能确定的是,直播技术供应商一定号召大家积极转线上,尝到了线上甜头的机构不一定向同行普及在线的优势,没有余力转型的机构却会谈论坚持线下的种种好处。

    线下倒闭60%,还是线上倒闭60%?支持线下倒闭观点的是松鼠AI的栗浩洋,支持线上倒闭观点的是精锐教育的张熙。很巧,松鼠是站队新教育做产品加盟,精锐是线下业务为主,如今开始向线上进攻。

    跟着潮流免费送课,还是关注盈利和服务?免费送课的有两种,一种是为了“公益捐赠+品牌宣传+获客引流”等众多利益,还有一种则是被迫跟风免费,拍脑袋决定的乌合之众。

    在我们看来,每个问题的背后都是多方力量在博弈。实事求是个好方法,大家能刷到的新闻讯息,大多都是立场和偏见罢了。教培机构的校长,最需要的是等突发事件中提升自己的心力和认知力,进而做出独立思考判断。

    众多学生家长,也面临着很多问题和选择。

    学校几月能够开学复课?三月、四月还是五月?选择免费的网课,还是选择收费的网课?疫情结束后,放心马上让孩子线下补习?在线教育的效果能达到线下面授的效果么?是更看重在线的便捷,还是更看重服务的体验?

    诚然,无论是教培校长,还是学生家长,大家都在和供给方进行着心理博弈。

    心理博弈会比技术博弈更持久,也将对疫情后的教育培训产生更加深远的影响。比如,透支了机构和家长信任的在线教育,会失去更多的潜在客户。因为疫情而加速拥抱在线教育的机构和家长,也将进一步推动教育科技的发展。

    03

    教学博弈:教培终将回归本质,笑到最后才是赢家


    疫情点燃了在线教育。让更多教育行业以外的玩家加快了布局教育领域的脚步,也让更多教育公司下决心加大对技术的投入。

    除了上文提到的供给方的技术博弈和需求方的心理博弈,教育机构终将进行教学博弈。任何一家教培企业,本质都要为C端的学生家长提供更好的服务,都要回归教学体验和教学效果。

    俞敏洪认为,疫情对整个教育行业的影响主要有两个方面。

    “第一,最大的影响是线上线下打通,大部分地面教育机构目前的自救办法只能是把课程搬到线上,疫情结束后地面教育还是会很兴旺地发展。第二,未来教育领域会出现五大类公司,地面教育公司、在线教育公司、平台类公司、技术类公司、内容类公司。”

    在教培参考看来,无论是OMO模式,还是五大类公司,疫情后每一家企业都要回归本质和常识。

    第一,无论是地面、在线还是OMO,都要追求更低成本和更高效率。

    疫情后教培企业会形成三种模式,地面教育、在线教育、OMO教育。但无论哪一种模式,企业目的都是要追求更低成本和更高效率。比如,一些在线教育巨头推出免费课,它们是可以通过品牌溢价和续费转化弥补回来的。甚至赠课的大多是在线大班课,本身就边际成本极低。一些中小型在线教育企业,和一些转型线上的OMO企业,决不能拍脑袋跟着免费。

    第二,无论是教育企业,还是互联网企业,产品一定要基于教育场景。

    教育科技产品应该包含双重属性,一是学科的产品体验,二是互联网的产品体验。单一基因的产品,很难在教培领域走到最后。即使是技术的比拼,也必须是基于教育场景的技术比拼。

    举个例子,互联网企业的产品钉钉和教育企业的产品直播云。四川一家机构校长就最后选择了更懂教育场景的产品,“直播云的家长旁听小程序功能就很适合我们家长,懂教育的技术人员也能针对教学场景中的问题,给出精细的解答。”还有机构校长直接表示,“会选择和学生互动强的技术产品”,“倾向于直播系统、Saas管理和教育内容能打通”。

    第三,教育是消费服务业,能让家长和学生持续买单的还是体验和效果。

    无论是在线授课,还是地面授课,任何教育企业都要先提供好的体验,进而保证好的效果。说得更直白些,要先让学生听进去,接着让学生听得懂。整体来看,地面授课在体验上更加有仪式感和学习氛围。但并非所有的地面就比在线的体验要好,如今很多在线教学通过游戏化、互动化、社区化,甚至实现了比地面更好的学习体验。最后效果不必多说,没有效果,一切都是白扯。

    真正回归教培本质和常识的企业,才能笑到最后,成为最终的赢家。




      
        发布时间:2020-03-25 08:24       【关闭
           
     
    青岛弘乐儒商学院  版权所有 @2013-2014